• 中国建成首台散裂中子源 2018-03-27
  • 养老不离家的“驿站”能走多远 2018-03-27
  • 【奔兔探店】 青岛不可错过的甜品店 2018-03-27
  • 中国经济网承接巴基斯坦媒体高管访华系列活动 2018-03-27
  • 平安银行零售占比超预期 谢永林:转型进程不减速 2018-03-27
  • 第八届“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”评选启动 2018-03-27
  • 二月二龙抬头、剃毛头 遂宁老剃头匠剃胎头只需10分钟 2018-03-27
  • 《犬之岛》定档4月20日 2018-03-27
  • 【视频】揭秘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真相,数名僵尸手撕士兵残暴肢解 2018-03-27
  • 强军网上线开通仪式举行 张又侠出席并讲话 2018-03-27
  • 阿尔卡萨 曾经的摩尔王后宫的“少女庭院” 2018-03-27
  • 国资委主任肖亚庆: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不会影响央企运转 2018-03-27
  • 【2018两会·改革新征程】习近平“下团组”:多积尺寸之功 成就赫赫之功 2018-03-27
  • 通讯:千年雪域藏香的现代都市传承 2018-03-27
  • 王力宏参加陶喆婚礼照片曝光 一起来看看 2018-03-27
  • 八十一章

            八十一章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求求你了,放了我们吧,我们不想死,真的不想死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两名女子直到现在还在为自己而争取着那仅存的一点生机,没有半分的悔过之意,6清抱着仍旧悲伤的雨颖,回过头,没有任何感情的看着那两名女子,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的扶起雨颖,搀扶着她坐在椅子上,又转过身,走到那两名女子面前,“为了你们两个人的性命,你们牺牲掉的,是上百条人命,你们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错了,放过我们吧,我们不想死,求求你,放过我们吧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死的人已经够多了,我再也不想看到我的眼前有鲜血留过,你们放心吧,我不会杀你们,不过,既然做过错事,总该为自己的过错而忏悔,明日,那几百人便会被下葬,日后,你们便为他们守灵吧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不杀我们,我们做什么都愿意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,把这两枚药丸吃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名女子犹豫的看着6清拿出的那两颗药丸,迟迟不敢伸出手去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不吃?那你们就只有现在自行了断这一条路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吃,吃,我们吃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名女子听到6清的话,吓得赶紧拿起药丸便咽了下去,6清冷笑一声,便转过了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这药丸的毒性每半年作一次,每半年便会有人去给你买送药,我不会让你们死,不过,若是你们逃走,后果,便自己承担,懂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懂,懂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们走吧,明日午时准时到居香苑门口,不要想着逃跑,这药丸,是神医研制的,除了我这里的解药,再无他法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名女子原本的一点点希望,被6清这么一说,瞬间破灭,只能很不甘的离开了,出了门,便有两名宫女在外等着她们,把她们送出了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走吧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颖儿——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就让我一个人静一静,好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6清看着行尸走肉般走向卧榻的雨颖,很是心疼,虽然很想留下来陪陪她,可是,这时的他很明白,自己,已经没有了这个资格,只好点了点头,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纱帘之后,关上门,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屋内的抽泣声,越来越大,卧榻之上,雨颖紧握着被角放声大哭,只是短短的三年,一切,都变了,彻底的变了,自己身边的人,一个个都离开了自己,就连那些无辜的性命,也由于这皇城的阴冷而没有了继续活下去的机会,不知何时,这个记忆中的美好地方,已经被鲜血浸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原野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阿洛,是不是兴城又来信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嗯,是6清寄过来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兴城最近又生什么事情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洛离没有回答,而是把信交给了满馨,让她自己看,满馨原本挂着笑容的面庞越来越僵硬,直到看完信,都不敢相信信中所说之事,“居香苑,全部被屠,洛诨他是不是疯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颖儿定亲在即,他在此时大肆屠杀,看来,这次大战,他想要打头响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无论怎样,这件事情,不能让怜儿姐知道,要是让她知道居香苑无人生还,她一定——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满馨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到了身后有东西掉落的声音,转过头,便看到了挺着大肚子愣在那里的怜儿,以及散落在地的针线盒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怜儿姐——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刚刚说的,是不是真的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怜儿姐,我——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快告诉我,到底是不是真的?!绷嫒萆弦丫衣死岷?,说话的声音颤颤巍巍的,看样子,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怜儿姐,你先不要激动,不要影响了孩子,居香苑的事情,我们以后再说好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快告诉我,居香苑到底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,,,怜儿姐,你听后,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好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快告诉我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居香苑,全部被屠,无人生还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怜儿——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满馨刚说完,怜儿便晕了过去,一旁的洛离眼疾手快,赶紧跑过去抱住了即将倒下去的怜儿,满馨也吓坏了,立刻过去拿起怜儿的手腕为她把脉,可是,面容上的神色,却越来越慌张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快,快把怜儿姐送回房间,她的情况不稳定,影响到了胎儿,我去找师傅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满馨把完脉,匆匆吩咐过之后,便赶紧向着肖师傅的房间跑去,正在研究毒医的肖师傅听闻之后,放下手里的书,拿起医药箱便往外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怜儿姐怎么样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给她说了什么?怎么会受这么大的刺激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也不想告诉她,可是她已经听到了,我们没有办法,谁料到,怜儿姐居然晕了过去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她现在是一个孕妇,就算是一点点的刺激都有可能影响到她的身体,所以,以后,能瞒的,就尽量瞒过去,一切等她顺利产子后再说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,我以后注意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去熬药吧,她的情况只能这样慢慢平稳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奥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满馨刚刚转过身迈出脚步,就又转过身来,有些小委屈的看着肖师傅,“师傅,你没有给我药单,我怎么熬药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安胎药,还需要我给你药单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需要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满馨还是第一次看见肖师傅有些怒火,语罢,便把腿就跑,生怕被肖师傅给逮住说她一顿,这几天,可千万不能惹到师傅,不然,可就玩完了,然而,转念一想,却还是有些悲伤,在门口停了停,转头有些阴郁的看着屋内专注的为怜儿施针的师傅,心,不禁有些疼,若当初师傅没有小产,她的孩子,或许也同自己一样大了吧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波辛来迟,请陛下恕罪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有何怪罪,驸马来的也正是时候,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,明日,便是你们的定亲仪式,今日,驸马就好好转转,熟悉熟悉这里的环境,定亲后,驸马还需要在这里待上三日,早日熟悉,也是好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波辛听到洛诨开口便是和亲之事,犹豫了片刻,没有回答,却引向了另一个问题,“不知不久前宫中为在下诊治的那名姑娘是否还在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兰筱啊,她当然在,她是太医署医,驸马找她有何事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兰筱姑娘为在下诊治,有救命之恩,前不久由于时间紧迫,没有来得及感谢,如今时间充裕,也是该好好谢谢她了,不知陛下可否让在下当面对她感谢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可以了,不过孤还要处理政务,怕是没有时间陪驸马了,只能让内监带驸马过去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日理万机,这点小事,怎敢劳烦陛下御驾,那在下就先行告退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嗯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重华殿的殿门,一点点被关闭,外面的光,也逐渐消失,洛诨脸上的笑容,缓缓的换下,转过身,便已然换了一副模样,坐在龙椅上,从内殿走出了一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子,看到洛诨后  他只是轻轻行了一礼,“陛下要查之事,已经查明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结果如何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兰筱身世依旧成迷,不过,调查西域那边现,五年前,西域大公主离家出走,从未归家,按照计算,今年年芳二十六,与兰筱姑娘的年龄完全吻合,而且,兰筱进入大兴领地的关碟上的时间,也正好是五年前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兰筱,就很有可能是西域五年前离走的大公主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种种迹象全部都印证着这一点,主人,后面还有什么吩咐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急,在等等,明日便是定亲之日,等波辛和颖儿定了亲,有西域的两颗棋子在手,我就不信我还斗不过一个只有八万原野军的洛离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阴冷的笑声,回荡在这个浩大的宫殿之内,皇宫,是这个世上最繁华的地方,却也是这个世界最冷,最恐怖的地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姐,我想死你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快下来,像什么样子,要是被人看到多不好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所有的人都被我只走了,没有人阻碍我们叙旧了,一月未见,我真的想死你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,什么时候才能真的长大,老是像个孩子一样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兰筱无奈的笑了笑,摸了摸明明已经高出自己一个头的波辛,说实话,她也,挺想念他的,还有,故乡,以及家中的父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父王母妃他们还好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放心吧,他们很好,他们的感情,你还不知道啊,早上吵架,中午就已经如胶似漆了,都那么大的人了,还非要在我面前秀秀恩爱,都不知道害臊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等你遇到你对的那个人,你的生活,肯定比父王母妃还要甜腻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对的那个人?若以后与她执手偕老,或许,真的会很幸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兰筱见波辛愣在了那里,不说话,不禁偷笑,“怎么,明天就要定亲了,这时候还是忘不了自己的小情人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姐,你说什么呢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是过来人,你的那些小心思,看一眼就知道了,不要以为能瞒过我的眼睛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姐,如果我拒绝了这次和亲,后果会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波辛突然间的正经,让本想和他继续开玩笑的兰筱也不禁严肃了起来,“波辛,这是国事,由不得你胡闹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我与那雨颖公主,心中都有所悦之人,就这样在一起,是不会幸福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见过哪位为了国家和亲王子公主有幸福的结局吗?波辛,有些事情,注定就要放弃,强求不得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姐,这一次,就让我任性一次好吗?我想像你一样,为自己的幸福争取一把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赐婚圣旨已下,你想怎么办?悔婚吗?这有可能引起两国战争的,你知不知道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姐,你放心,我不会让自己的幸福踏上血肉,我已经找到了最合适的方式,说什么,我都要好好争取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兰筱看着一脸坚定的波辛,虽说有些担忧,却还是同意了他的观点,虽然波辛是王位继承者,可是,他也有选择自己幸福的权利,她没有理由去剥夺他仅剩的一点自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吧,既然你坚持,姐姐自然支持你,不过,切记,文明解决,不可使用任何的暴力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波辛轻轻一笑,抱了抱兰筱,便跨着大步离开,这一次,无论如何,他的幸福,他要自己争取,不能因为一时的利益,毁了两个人的幸福。

      http://www.businessui.com.cn/sougou/194/194199/38515160.html

  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北京PK10走势图 www.businessui.com.cn。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businessui.com.cn